查看: 25033|回复: 18

骑着脚丫车去尼泊尔【2013年7月中尼公路骑行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5-11 12:3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记录者:哈娜Hana自行车装备:捷安特二手自行车(型号为MarkII,大家都说没听到过)在拉萨600块从一个刚骑川藏线上来的女孩手里买的(头盔、手套、驮包全免费赠我了)。在一堆求购的信息里,朋友竟然帮我找到了这份信息,让我如愿按计划出发。 想要远行,想要来一场长途骑行,阻挡你脚步的都是借口。只要你上过高原、确定没有高反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Hana不会修车,rp爆棚,二手车也顺顺当当骑到尼泊尔。Hana也不是什么有钱人,这一路,就算你有钱,也没地方花。不要忘记你还有队友,还有小伙伴,你不会的,他们都能给你解决。如果你连伙伴都没有的话,不碍事,只要一出门,你就会发现,很多人和你一样,行在路上!所以,和我一起骑着脚丫车去尼泊尔吧!D1:  拉萨-曲水-曲水大桥-S307处   
       从拉萨到曲水的路况极好,甚至显得有几分枯燥和无聊,一路没什么补给,我们速度很悠哉,午饭是在路边啃的干粮。中尼公路上的骑行者比较少,每天都会遇见一些,但数量保持在个位数以内,独自骑行的也不在少数。
       我们在曲水大桥购买白菜、猪肉、馍馍,今天最期待的事情便是晚上的扎营。这是我第一次户外野营,来自山东的方圆是这方面的高手,我遇见他的时候,他已经骑行百日,一路扎营野炊好生自在。我和陕西的小海则是新手,搭帐篷、生火都是第一次。选择一块好的地形,用铲子清理出一块地方开始搭帐篷,我给小海当下手,我们还没搭出模样来,方圆已经搭完了。晚饭自然是方圆大厨主勺,他可是个厉害厨子,为此他特意驼了一口大锅、一个大案板、一把菜刀、一个长柄海军勺、甚至还有一个烧烤架,油盐酱醋花椒八角茴香一样不落。洗菜、生火、炒菜样样他都来,我只管蹲在一旁听命令:“哈娜,去捡点柴火来,要细的干的树枝!”“哈娜,去把盐拿过来!”“哈娜,赶紧把碗洗了!”“好了,出锅了!”真香啊,我们连最后的汁儿都不放过。
       小海是今天在路上捡的,方圆是两个月前网上约的伴,三个不同地方的人齐聚此处,喝着拉萨啤酒,就着白菜炖肉啃馍馍,这样难得的一幕自然要永久的定格。
0.jpg
(图解:这样的装束确保本姑娘黑得均匀)
1.jpg
(图解:方大厨的行李达百斤之多,大铁锅、长柄勺、菜刀、案板、大料样样齐全)
2.jpg
(图解:曲水大桥边的飒爽英姿)
3.jpg
(图解:远观曲水大桥,桥下滚滚奔流的雅鲁藏布江)
4.jpg
(图解:赠送借水的大姐Lomo照片一张)
5.jpg
(图解:第一次扎营,迷彩服的方圆和白T恤的陕西小海)
6.jpg
(图解:第一次扎营哎,一切都很新奇,Hana还是挺兴奋的)
7.jpg
(图解:高原天气突变,穿着雨衣撑着伞炒菜,你遇到过么?)
8.jpg
(图解:三个不同地方的人齐聚此处,喝着拉萨啤酒,就着白菜炖肉啃馍馍,这样难得的一幕自然要永久的定格。)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qixing365.com/thread-410563-1-1.html

相关帖子
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5-11 12:40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D2:2013年7月16日   翻越甘巴拉(S307-12——S307-54,上坡22km,海拔四千米以上)
       如果说昨天第一次扎营无比兴奋的,那么一觉醒来后的感觉却是回归了现实:我想睡床啊!我的羽绒睡袋温标不够,又没有防潮垫,方圆借给我的垫子薄如锡纸,我和所以的行李睡在一起,僵直的躺着,清晨早早的便冻醒过来。用最后一点水刷了牙,脸就不洗了,最为糟糕的是我的生理期还没完全结束,恶劣的卫生条件让我的身体有些不适。这一切都只是开始。
       骑完22km的连续上坡,翻越甘巴拉山,便可看见羊卓雍错湖。这一路并不寂寞,来往的旅游车辆很多,车窗里的人们趴在窗口看着我们,纷纷举起相机咔咔不停,也有的在路过时摇下车窗,向上伸出大拇指向我们致意,甚至还有人干脆把车停下来,跑到我们身边求合影。天气也非常给力,大片大片的云朵排列天空,金色阳光如英雄的铠甲披在我们身上,我们勇士般昂扬着头颅骑行在盘亘向上的山路上,心中充满骑行者的荣耀。
       我花了整整6个小时才骑完甘巴拉山,从川藏线骑过来的勇士们则只要4小时左右。只有方圆跟在我身后,他的行李很多很重,他的速度更慢,而他似乎也无意拼命骑快些。
     “累了你就靠边休息,不急!”方圆在后面说。我牟足劲骑出几百米便呼吸加重,需要停在路边大口呼吸进行调节。
       甘巴拉,这是我人生翻越的第一座大山。连续22km上坡,今天我才真正体会到这是什么滋味。骑行第二天就翻越海拔4800m的垭口,身体非常给力,没有任何高反。“已经很不错了!”队友方圆的鼓励也给我很大动力。
       我已经记不得早上吃了什么,中午又吃了什么,累了就歇,饿了就把包里的饼干拿出来分了,沿途没有任何补给,没有水了,我们就站在路边拦车讨水。我的水壶一次又一次的灌满,有位游人竟然给了我一整瓶的茉莉清茶,方圆也讨得不少,没想到拦到的车竟然来自家乡,山东老乡非常给力,把1.5L的纯净水都给了他。
      “看,那是什么!”扭着屁股费劲蹬着单车的我突然看见路边石栏上弃置着一个塑料袋。方圆童鞋靠边停车,拿起一看,竟然是一条洗干净的黄瓜!“分了!”二人靠着石栏三下五除二把这根黄瓜分了,压根不去考虑是否有毒。亲身验证,这是某爱心人士为我们留下来的,无毒无公害。
6:03pm我们抵达甘巴拉山口,阳光从厚厚的云层中挤出恰好照在羊卓雍错湖上,蓝绿色的羊卓雍错形如一条绸带蜿蜒在大山之间。眼前的一切告诉,一切付出和努力都是值得的。前行的脚步必将更加坚定。

       甘巴拉,我人生翻越的第一座山。当晚我还沉浸在这胜利的喜悦中,第二天就全忘记了,因为后面还有很多更难翻越的山和垭口等待着我,对比之后,甘巴拉的辛苦不算什么。人生中也有许多大山,不是翻越过一座便是结束,我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翻越的过程让自己历练和成长,留下最宝贵和难忘的曾经。不要害怕挑战,新的曙光必然会给我们注入新的活力。
      关于物质。中尼骑行给我最大的感触是,将物质一层一层剥离我的生活,你会发现你带的那么多东西都是累赘,你想要的哪怕是简单的要求,也许都是一种奢望。当我们抵达S307-54km处和小海汇合,借宿在未完成的临湖宾馆里,在没电的空房间里打地铺,能用上热水洗脸洗脚,吃工地食堂大哥给我们做的蛋炒饭,便感到无比知足。其实我不需要那么多东西武装自己,只有一口热饭、一张舒适的床、一个干净卫生的环境,就够了。

0.jpg

1.jpg

2.jpg

3.jpg

4.jpg

5.jpg

6.jpg

7.jpg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5-11 12:45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D3:羊湖初见,冰川随行  2013年7月17日
        S307-54——浪卡子县(31公里起伏路,沿羊湖)——18道班(17公里,有微逆风)——卡惹拉垭口(13公里逆风上坡,初缓渐陡)——热龙乡(20km下坡),81km,午饭浪卡子县(番茄鸡蛋手工面),晚饭热龙乡(泡面+甜茶),宿热龙乡政府职员宿舍(他们的宿舍也是简单的瓦房,并没有多余的床位,两个男队员在外间打地铺,我则在里面行李间地铺,和猫咪睡一起,这一次被褥很厚,乡政府职员还把他们厚厚的军大衣拿来给我盖在睡袋外面)

      至今仍记得清晨阳光洒在羊卓雍错上的美丽景象,风停云止,天蓝湖蓝,山峦和倒影相映,我们流连忘返。遇见了一位骑友,和我们一起骑到浪卡子县吃了午饭,又往回骑,说要在羊卓雍错边上再住几晚。
       至今仍记得过了18道班后山无草绿路无车影的荒凉,阴霾的天空,冷风嗖嗖,逆风长上坡,遇见一位背包徒步的驴子,他休息的时候,我与他招呼而过,我休息的时候,他与我招呼而过,速度相当。
      至今仍记得还有3km抵达山顶的坚挺,冷风冷雨,保暖的抓绒,补充能量的士力架,可我仍几乎耗尽力气,觉得比前一日甘巴拉山还艰难。大叫着,立起身,埋着头,拼尽全力与风作对,一切枉然。卡惹拉冰川脚下,哆嗦着身体,看了两眼云雾缭绕下的冰川,便下山了。
       0.jpg

1.jpg

2.jpg

3.jpg

4.jpg

5.jpg

6.jpg

7.jpg
我还记得《红河谷》中,汉族姑娘在神湖里洗澡被拖走的情景,那是藏族同胞是神湖,侵犯不得;还记得,汉族姑娘和牧民小伙相恋时,在草场策马奔驰的模样;还记得,女子落入沼泽摇头让男子不要靠近的眼神,记得那双不弃的紧握的手;还记得,土司老爷美丽的女儿在风里唱着古老的歌谣,扔下了摧毁一切的炸弹结束这场血腥而灾难的侵略战争;还记得,英国男子在硝烟散去后,看到雪山时留下的热泪。我曾来过这里,美丽的后藏,故事里的山南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5-11 12:49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D4:田园后藏 2013年7月18日
        今天的任务非常轻松,只要上坡6km翻越斯米拉山垭口,然后是连续急下坡,非常爽,进入龙马乡后是长长的起伏路,偶有逆风,阳光耀眼,一路油菜青稞田相随,田园景致宜人。
        热龙乡政府的职工告诉我们,前行十几里有野温泉,可以去泡一泡。我和大海在斯米拉山垭口等了方圆一个小时仍不见人影,估摸着他肯定去泡温泉了。一点多,看见一群妇女穿着藏袍在村口练舞蹈,应该是为了达玛节准备的。我们拐进了村子,孩子们热情的带着我们去小卖铺买泡面。去村口的居委会讨热水时,遇见了受邀来看舞蹈彩排的乡党委书记,热情的书记看我们是骑车过来的,待我们更是热情,还让我们品尝了当地的藏鸡蛋和青稞酒。强旺村的青稞酒在当地是出了名的,村里的阿爸阿妈们用大桶装着自家酿制的青稞酒,一定要给你倒得满满的才行。每一家的青稞酒味道都略有不同,有的偏酸,有的却酸中带甜回味无穷。
        当时和大海还不是很熟悉,他似乎也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,各种客气。我则是经常上山下乡,在老乡家受的照顾多了,这样的环境如鱼得水。酒可是方圆的一爱,我们立即打电话给方圆,告诉他快点赶上来。这位童鞋出现在我们面前时白了一圈,这个温泉效果神奇,脸部分界线都被洗淡了。
        热情的书记还让我试穿当地的民族服装,我黑黑的脸庞和衣服还真是非常般配。礼尚往来,我也拿出自己背了一路的水笔送给村里的孩子们,还给他们拍了Lomo照片。

0.jpg

1.jpg

2.jpg

3.jpg

4.jpg

5.jpg

6.jpg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5-11 12:53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D5:我的队友方圆  2013年7月19日     骑行第五天,拉孜-日喀则,道路平坦无崎岖,甚是无聊。故此篇记录我的第一位骑友——方圆。

    我和方圆是通过网络认识的,是BikeTo还是蚂蜂窝,是他加的我还是我加的他,都不记得了。依稀记得我们第一次联系的时候他刚骑到重庆。他从山东老家出发,线路也非常狗血,先南下再北上,再南下再北上,江苏、浙江、福建、江西、湖南、重庆、四川、贵州、云南好像都骑过的样子,他骑到昆明的时候,我还在云南红河州支教,曾力邀他到我们哈尼族县城玩,由于时间太紧迫,他只乘车到建水,买了一百颗烧豆腐便回去奋战滇藏线了。我到拉萨后两天,他也终于骑到拉萨与我汇合。
    像我这样直奔拉萨,准备买辆二手车骑到尼泊尔再卖掉的人才,举世罕见。所以我没有再遇见第二个。只有我和方圆的话队伍太小,于是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忽悠到了一个在老挝遇见的驴友陈皮,并千方百计劝他提前十天到拉萨打探情况。但最后还是我被他忽悠了,上天赐给我一辆二手车,但却没有给他(尽管他早到十天!!),于是当我在色拉寺后山顶给他打电话的时候,这货竟然笑着告诉我:Hana,告诉你一个惊喜,我已经在日喀则了!当时我真想伸手把电话那头的陈同学拍个爆栗头。于是15号就只有我和方圆两个人按计划出发。
    第一次见方圆是在罗布林卡公园门口,他穿一身海军蓝迷彩服,此后一直没有换过,熟悉他的骑友都叫他兵哥,但貌似没听他本人有过从军经历。大方脸,非常深的分界线,说话太急的时候吐字略有不清,像嘴里含了颗枣子,亲切的山东口音,让我不自觉的联想起煎饼的味道,直爽的山东汉子性格。
    我们第二次见面是一起约了去看布宫夜景,在超市买了半打拉啤和一包鸭脖,坐在布宫前的公园里侃大山,最终我只喝了一听,剩下的都给他灭了。他似乎干过许多事,也开过自行车店,在骑行这块是老手。非常的随遇而安,能吃能睡,厨艺不错。我比他大一岁,他说,姐,不碍事,车子我帮你挑,你跟着我走就行了,我的速度不快的,别人都说跟着我骑,不累。
   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他的速度不快:他的行李有上百斤!帐篷睡袋防潮垫,大铁锅、长柄空军铲、大菜板、菜刀、烧烤架、油盐酱醋八角花椒茴香一应俱全。这么多的东西他也懒得拼命骑,慢慢的悠哉的爬着坡,差不多了就找个地方扎营,给自己炒个小菜,喝点啤酒,刷刷手机微博,天黑睡去,日子悠然自得。



    “别急,依你自己的速度慢慢骑。”方圆跟在我身后说。在他的鼓励下,我翻越了人生的第一座大山——甘巴拉山,又闯过了另一座逆风下雨的冰川垭口——卡惹拉山垭口。还尝试了一次扎营,很艰苦,但也蛮有趣的。
    我们第一次分开是D4去拉孜的路上,这小子半路上找野温泉舒服去了。在拉孜的时候,我终于住上了梦寐以求的床,虽然同屋的还有三个陌生男人。他则骑到郊外两公里,在藏民家的院子里搭起了帐篷,还被热情的招待了晚饭和早饭。
    我们第二次分开是D5去日喀则的路上,还有5km到日喀则的时候,他没有和我们一起翻过那座正在修的大桥,而是选择在桥头未完成的水泥房里扎帐篷。
    我们第三次分开是D7翻越嘉措拉山的路上,他爬坡的速度特别慢,似乎也无意要在当天翻过嘉措拉,最终他果然选择在山脚扎营,而我则在山的另一侧的道班留宿。这一次分开,便没再见。我早他几日抵达尼泊尔。



    后来回想,总觉得方圆甚是逍遥,自得旅行其乐。他野外生存能力很强,扎营、做饭,自在快活,天天如此,乐此不彼。对于我,第一天扎营还觉得新奇,不能洗漱的现状忍忍就算了,第二天第三天连着都打地铺,能用上热水是唯一让我坚挺着扛下来的理由。能像他这样的,并不多。
    我深刻的看到“物质”在我身上的烙印,身心在陌生环境中的各种不适,旅途的乐趣总是要经过一两周的磨砺才方能体味。因为种种匮乏,才感受到“物质”的无力,很多的欲和求都是多余的,活着,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情。可做到,不易。
    再见,我的队友方圆,感谢你的一路鼓励和陪伴,祝你越骑越洒脱。

0.jpg

1.jpg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